中国公共采购网

标 讯采购商供应商

服务热线:

400-991-3966

9:00-17:00(工作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要闻资讯 >

购买社工服务:该从探索迈向规范专业了

2017-04-10 13:42 来源:中国政府采购新闻网

字体设置:

   

    今年两会,“社会工作”一词第三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意义非凡。记者发现,在连续三年被提及的同时,政府对社会工作的表态也在变化:报告对于社会工作的定调由“发展”到“支持”再到今年的“促进”。

    这一表态的“逐层跃进”,离不开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对社会工作的大力推进。据民政部统计,2016年,全国各地投入社会工作资金总量达42.68亿元,其中,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资金总量超过25亿元。

    社工服务迅速升温

    作为一名普通的医务社工,25岁的杨典没有想到:过去3年多,自己竟直接为203个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及家庭提供了专业社工服务,差不多每5天就有一个。杨典和她所在的北京春苗儿童救助基金会,代表的正是我国76万名专业社工和近2万个社会工作服务站、服务机构。

    近年来,我国社会工作步入发展快车道,初步建立了社会工作制度框架,广布城乡的社会工作服务网络正在形成。据民政部最新统计,我国已有社会工作专业人才76万人,其中持证社工近30万人;相关单位、组织设置社会工作专业岗位超过27万个;在城乡社区和相关事业单位设置社会工作服务站(科室、中心)13697个,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达到5880家。

    社工组织的快速发展,有力提高了公共服务的质量和效率。以传统服务领域——老年社会工作为例,10年来,以失独老人为对象的社会工作服务从广东、上海、北京等地扩展到更多地区,通过个案辅导、小组活动及社区支持网络的搭建,让失独老人的心灵创伤渐渐抚平、生活信心重新建立、生活品质得到提升。而不仅在老年社工领域,在残障康复、妇女家庭、儿童福利、养老服务等领域,也处处活跃着社会工作者的身影,用“助人自助”的理念传递着社会福利的热与温。

    “从单一领域到多部门协同推进,从少数发达地区‘点上开花’到全国各地‘山花烂漫’,社会工作逐步惠及更多普通百姓。”民政部社会工作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2013年开始,民政部牵头实施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服务“三区”计划,将社会工作专业服务从发达城市地区延伸到边远贫困地区、边疆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服务人群涵盖老年人、儿童、残疾人、贫困人口等数十个群体,服务内容涉及日间照料、残障康复、社区融入、儿童成长等十几项内容。我国社会工作在制度建设上经历了从顶层到基层、在职业发展上经历了从零星到正式、在实务领域内经历了从民政到民生、在平台建设上经历了从单一到多元、在服务成效上经历了从一般到专业的飞跃发展。

    政府实现角色转换

    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街道的老年大学,开设有20多门课,使500多名老年学员晚年生活得到了丰富。这一项目,就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派驻的专职社工负责运行的。

    “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加快,空巢老人、留守儿童、家庭沟通障碍等各种深层社会问题正在凸显。在政府公共服务不足的情况下,社会工作正在成为加强社会治理的有益补充。”中央财经大学财政学院副院长姜爱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社工组织是公共服务的重要提供主体之一,政府通过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一方面可以改进公共服务的提供效率和服务质量;另一方面,社工组织也可以得到更多的资金支持,从而得到更好的发展,“这反过来又能促进公共服务提供效率和提供质量的提升。”她说。

    在中国社会工作学会会长、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王思斌看来,政府购买社会组织的社会服务还可以解决众多社会问题,进而达到稳定社会秩序的效果,并吸纳更多不同层次的劳动者就业。

    “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推动社工发展,让专业的人有机会做专业的事”,在采访中,这已经成为对社会工作发展的共识。据悉,在社工发展成熟的香港,七成以上的社工服务靠政府购买实现;成都市财政从2013年开始,每年拿出750万元支持市民政局购买社工服务;2016年,广东购买社工服务的资金量超过11亿元,通过实行岗位购买、综合服务项目购买、专项服务项目购买等针对不同的特点和需求分别推进的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姜爱华说,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要“改进政府提供公共服务方式”“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其目的就在于通过引入市场机制,将一部分由政府直接向社会提供的公共服务委托给包括社工组织在内的社会力量承担。

   记者了解到,各地也在积极探索、创新社会工作服务模式、机制,不断提升服务民生的能力。如广东省由政府出资向社工机构购买社工岗位,并将社工派驻到社区、学校、医院,为某一特定群体提供服务;使用单位向社工机构购买单项社工服务,就某一区域范围内的居家养老、残障康复等项目,以合同管理的方式交由社工机构实施等形式。

    姜爱华对此予以肯定,但是她认为,政府购买服务的前提是,由社会力量提供优于政府直接提供,因此改革创新都要进行充分论证。尤其是购买什么样的社工服务,需要综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如社工服务的市场发育程度,社工服务的特点,是否是政府的核心职能以及政府财力是否能够承受等。“一般而言,改革初期应购买市场发育比较成熟(提供此类服务的社会力量较多),服务质量比较容易评价,属于非政府核心职能的公共服务以及政府财力有安排的公共服务事项。”她说。

    购买服务要迈向规范专业

    尽管发展势头强劲,社工组织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记者在资料中了解到,缺人和缺钱是社工组织普遍面临的难题。

    安徽铜陵市“与我同行”社工服务站在今年1月承接了一个“争创全国和谐社区”的政府购买公共服务项目。项目结束了,经费却没有拿到,反而垫进去很多费用。这一情况并非孤例。

    目前我国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尚未列入公共财政预算体系,因此不能制定长期规划,只能在政府财政预算出来后,将相关领域的一部分经费用来购买社工服务。但民办社工机构的发展却需要稳定的资金支持,资金问题亟待解决。

    民政部社会工作司相关负责人坦言,目前,我国社会工作发展仍存在政策制度不健全、收入保障和晋升道路不明朗、专业人才数量规模与社会服务需求不成正比、社会为专业社会工作提供的岗位有限等难题。此外,东部好于中西部、高层推动力度好于基层推动力度、专业社会工作越往贫困地区越难看到作用的现象普遍存在。

    有关专家表示,目前各地政府购买社工服务多以项目方式进行运作,未能形成一个长效机制。

    这一问题在今年的全国两会期间也受到代表委员的关注。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保定市莲池区东关街道东方家园社区党总支书记袁红梅建议,在市级层面制定统一的政府购买社会组织公共服务的地方性法规。健全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的定价机制,形成一套科学、合理、高效的公共服务定价机制,充分合理地考虑将社会组织的人力成本纳入购买价格,避免因定价过低而造成社会组织生存困难,不利于留住人才,特别是社区社工人才和青年社工人才。

    全国人大代表、天津一商友谊股份有限公司纪委书记毛雁俊建议,建立一套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统一的、权威的法律法规,以规范购买行为。同时,完善与之相应的公共财政制度,逐步将所有公共服务的购买行为,纳入政府采购目录和公共财政预算。应鼓励各地结合本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制定有较强操作性和地方特色的配套政策,努力完善相应的配套制度。此外,把购买服务工作与培育扶持社会组织发展紧密结合,加大对社会组织的政策支持力度,为其承接公共服务创造良好的平台和宽松外部环境,进而促进其提升服务质量,让百姓得到更多实惠。

    值得高兴的是,社工服务正在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可以看出政府在进一步细化社会服务,进一步深入探索可持续的服务体系的探索和尝试,各地基层实践中也能看出,相关政策设计也将得到进一步完善。”一位北京社工组织成员告诉记者。民政部社会工作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几年,我国将加快社会工作发展步伐,相关部门将从制度创新、平台搭建、资金支持、宣传推广等方面加大保障力度。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的数量会越来越多,范围将越来越广。姜爱华在肯定这一趋势之余也表示,政府购买社工服务要经过充分论证,应着力于政府财力有保障的事项,按照经济社会发展规律,有序安排、新增公共服务事项,不能因为政府购买服务引发新的债务。

    此外,“公共服务的性质,决定了其很难像货物、工程那样容易描述,这也带来了监管和绩效评估难题。”姜爱华强调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政府购买服务后,并不是政府甩包袱,政府仍然是公共服务的最终提供责任主体。”因此,她认为,政府还需加强对政府购买服务的监管和绩效评估。政府一方面应加大力度对公共服务承接主体的监督;另一方面应根据各类公共服务的特点,引入第三方机构,制定不同的绩效评价标准开展绩效评价工作。
采购新闻
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